好句子大全 > 文章閱讀 > 情感文章 > 村人老順

村人老順

作者: 宋瑞林來源: 商洛日報情感文章

老順是我曲里拐彎的親戚。他一輩子閑游戲耍,逍遙自在。

他有三個女兒,大女兒和小女兒都嫁了出去,二女兒在家招人上門。

老順也就沒有修建房子,他和老伴種了一點地,收下糧食拿到街上賣掉,換些油鹽錢。每次上街賣糧食回來,他說,好家伙,三要街變化大的很嘛,一街兩行都是門市部,把人眼窩都看花了。村人問他,那你上街買的啥?下館子沒有?他嘿嘿一笑,買的啥,一問,啥都貴的要命,也就是給眼窩過生哩?斐鼋值臅r候,我買了兩個蔥花餅一吃,順便給死老婆子買了五個水煎包子,我不愛包子,一包包菜,有啥吃頭?我就愛吃蔥花餅。村人又問,老順也不給老嫂子添一件花衣裳?老順說,都老了,有啥穿就行了,你沒見大街上那些女的,穿窩啥嘛,我的媽呀,不敢看。穿的窩叫啥,哦,牛仔褲,把勾壕子勒得緊繃的。頭發像母雞窩,嘴唇抹得跟吃了死死老鼠一樣。說完,老順和村人哈哈哈的笑了。

老順也就那么一點地,更多的時間他在村子里走動,東家坐坐,西家諞諞。他門前有一棵枝葉繁茂的核桃樹,一到夏天,他就躺在樹下面一塊長條青石上,核桃樹遮蔭涼,濃蔭蔽日,好幾次我騎車路過,都見他躺在樹蔭下的青石上,他耳朵尖的很,好像聽出是我,一翻身坐起來,笑著說,媽什的,你很美哩,咋跟學生娃子一樣,也逢禮拜天?我從車上下來給他發煙,他說,你這煙高級,叫啥貓?我說,啥好煙,吃了還不是冒一股子煙。他深深吸了一口,嗯,到底不一樣哎。我又遞上一支,他別在耳朵上。我們坐在青石上很隨意的拉家常,諞幫子。我說,聽村道人說,你年輕時當過兵。他說,噢,見不是。那時拉壯丁,在四川當的兵。誰知進部隊時間不長,我才發現是狗日的國民黨軍隊,一個小小的連長,都哈得很,克扣軍餉,克扣伙食費,我一看,不是相。有一次晚上行軍,我報告說,我巴屎啊,就手跑了。我日他媽,走了半個多月才到屋。說句實話,后來看電視才知道,那時候打日本,國民黨也把力出了。

我聽他說這說那,覺得很有意思。

我說,你一天很美哩,老見你閑轉。他說,你這娃,人一輩子活恁辛苦做啥,當恁大官能咋,要恁些錢做啥;钜惶焐僖惶,人活世上,也就是活鬼鬧世界,你當是啥。

老順活了九十五歲,埋葬老順那天,村里人說,人家老順才是活神仙哩。

街机电玩捕鱼游戏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