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選 > 寫景散文 > 明月峽短章

明月峽短章

作者: 趙天秀來源: 光明日報寫景散文

古棧道

嘉陵江水在你腳下悄悄地走過。

東岸石壁上有幾排孔眼,像上帝撒落的一枚枚紐扣,整齊地排列著。一些孔眼積有塵土,長有茅草,寫滿滄桑,瞇著眼睛深情地望著對岸,一望就是幾千年;一些孔眼承載著責任與擔當,把木梁高高托起。木梁們手挽著手,肩并著肩,把心凝在一起,把力聚在一起,給木板們搭建起溫暖之床。

木板們雖被太陽碾過,被風雨傷過,被歲月踏過,卻依舊抖擻著精神,記錄著行人匆匆的步履。

我站在峽谷的一棵老樹下,仿佛聽見兩千多年前勞動者修建棧道時的號子聲,高亢雄渾,像《川江號子》一樣蕩氣回腸;仿佛聽見鐵錘發出的叮當聲,清脆悅耳,像薩克斯演奏的《回家》一樣美妙動人。

有一個疑問始終堆在心頭,在崖壁上建棧道,是勞動者在腰間系上繩索,從山頂凌空而降施工,還是在江中搭起了腳手架?

你默默無語,只有巖石和江水知道。

短短的一段路,劉邦走過,蕭何走過,李白走過,杜甫走過,陸游走過,張大千走過,千千萬萬的普通百姓走過。他們都走進了歷史,只有你還在,還在給我們講述著他們的故事。

短短的一段路,好像一根線,一端連著巴蜀大地,一端接著中原文明;好像一輪明月,朗照先秦,朗照唐宋,朗照著春潮滾滾的華夏大地。

老虎嘴

八十年前,這里沒有山嘴,也沒有老虎,只有一個板著臉的崖壁,上面掛著幾朵野花。兩個輪子的自行車和四個輪子的汽車,總想從這里走過,可是沒有路。

一些山里的漢子,讀懂了大山的夢想,扛著鐵錘,帶著干糧,從田野走來,用鋤頭挖掉荊棘,用大錘敲碎寒冬,用炸藥點燃春天。

他們的汗水澆灌了先輩的理想,他們的熱血熔化了巖石,他們的生命成了鋪路的石子。在崖壁的半山腰,他們開墾出了一條路,好像一段綢帶飄落在峽谷里。

在最險要處,路不能鋌而走險,只能伸進崖壁的肚里。于是奇觀誕生了:遠遠望去,就像一只兇猛的老虎,張大嘴巴,吞吐著過往的一切。

幾十萬川軍將士經過這里,走上抗擊侵略者的戰場,譜寫了巴蜀兒女勇斗倭寇的輝煌篇章。

祖國四面八方的物資經過這里,流向大西南的村村寨寨,讓每一個農家飛出笑語歡聲。

如今,汽車走高速路了,人們來這里,僅僅是為了記住一段歷史。

我久久地注視著你,你還是原來的樣子。

街机电玩捕鱼游戏技巧